網路情人

 

「我恨網路,我恨女人,可是我最恨的是我自己。」
關上了燈,我獨自坐在書房裡頭,整個房間唯一的光線由電腦螢幕照射出來。已經習慣了每晚十二點等他上線,也忘了什麼時候養成的習慣。他的screen  name叫“Midnight”,他總是固定在午夜十二點上網路。我本身是個夜貓子,老是晚上不睡覺在網路上遊走,他第一次送MESSAGE給我就是說那句:

「我恨網路,我恨女人,可是我最恨的是我自己。」
這句話激起了我的興趣,當時的我正感到無聊而不知做什麼好,很順手的就回了他話:

「那麼恨自己,你不如自殺算了。」
本來想,他可能就此打著,不再說些奇怪的話,沒想到不到一分鐘他回我話:
「說的對,所以我現在是個鬼。」
「哈,你現在做鬼快樂嗎?」
「我還是不快樂,因為我是自殺,所以無法投胎。」
「你是為愛自殺?哈哈

就這樣,我跟
Midnight做了網友,他是個以“鬼”自稱的男人,他每天很準時的在電腦計時器打著“ 12 : 00 AM”時上線,說實在的,我很驚奇這種現象,只好安慰自己那是巧合,不會真的有鬼上線跟我聊天吧?
他沒問過我外表如何這類的問題,一付他早就知道似的略過,有時他會故意嚇我說他就在我身旁看著我,而當我帶著玩笑口吻問他我正在做什麼時,他會沉默了一會回答我:「算了,我不想把妳嚇壞。」
「別喝太多咖啡!」「別坐的那麼難看!」有時候他會忽然冒出這些話,而message傳過來的同時,我都剛巧是喝著咖啡或是縮在椅子上


他很自然的跟我聊著他“生前”的事,說到他如何為一個女人發狂,說他為何決定“自殺”,他二十三歲由網路認識了Amy,初次接觸網路的他根本沒有預料到網路的危險性。Amy在網路上的活潑讓他無可自拔的愛上了她,Amy上網早有兩年多了,很自然的充當起Midnight的老師,他感到Amy對他的親切,而開始每次上網,都只為跟Amy說話。他跟Amy交談一段時期後,他大膽的要求Amy做他“網路老婆”。
「做你網路老婆?有什麼好處?」Amy調皮的問著。
「有我滿滿的愛給妳。」
「愛?我多的是!」
「那
……妳要什麼都給妳!」Midnight深怕她不願意,急起來居然什麼都願意獻出。
「真的?你的命也給我?」
「好!!」Midnight想都沒想,馬上就答應。
「嘻嘻
好吧!老公~~」
雖然只是打字,Midnight的心頭也足以心花怒放,彷彿Amy真的在他身旁輕喚他,後來的日子他每天沉醉在跟Amy網路上甜言密語中
漸漸他不再滿足,他想見Amy本人,他想擁有實在的親吻和擁抱,他開始苦求 Amy讓他見她一面,說說電話都好……
Amy怎麼都不肯答應,反過來指責他要求太多,漸漸的Amy開始對他冷淡
……打字間都可以感覺到不耐煩。
「你已經玩的太過火了,你沒發覺到嗎?」我毫不留情的指責他。
「有時後愛的感覺來時,你只是個無法思考的靈魂。」他不以為絮,理直氣壯的回答我。
「這
算是個好藉口吧!」不願跟他強辯下去,就算辯出個結果又如何?

這不過是個早發生過的故事,就這樣,每天午夜時段,他一定上線跟我說故事,有時我不認同他的做法,可是也少會為此跟他爭辯,再怎麼說,這是他的傷心往事。
漸漸的,午夜上網成了我必做的工作,好比吃飯睡覺,他也總是一點一點的跟我敘述他的愛情故事

「妳知道不開燈,對你眼睛不好嗎?」
「你又想說什麼?想說你又正在看著我?」
「我一直是看著妳的,只是妳不肯認清這事實。」
………」我無言,有時連我自己都懷疑他在我身旁,雖有朋友告訴過我,鬼魂的磁場有時會跟網路的磁性相吸,而我卻說什麼也不相信我會被鬼神找上,奇怪的是我不怕他。

「妳很特別
「怎麼說?」
「因為妳不怕我,又或者
也許是妳根本不相信我是鬼
「是吧!你就當我根本不信你是鬼。」

說完,我倆都無語,沉默了不算長的時候,卻足以讓我想不少事情,也許我真的是無神論者,也可能我不想看清事實吧!

早上是我補眠的大好時段,主要的課都排在下午跟晚上。我不是個容易跟人相處的人,越是熱鬧的地方,我卻越想鑽回家裡。也許也因為這樣,我朋友不是很多,而熟的朋友也早習慣我這沉默的毛病。

今天我比往常提早到教室報到,好友Cici還沒到,我獨自挑了個偏僻的角落坐下,看著前頭位子坐著一對男女,很明顯的在互相打情罵俏。我忽然想起了Midnight想起這個跟我每晚約會的男“鬼”,我開始幻想如果我早在一年前認識他,他愛上的會不會是我
「Hey,今天那麼早來上課ㄚ?」
眼前亮出一人影,正是好友Cici,她是個香港小妞,總是穿扮時髦的到學校,而我自己總是一件深色上衣,破牛仔褲的出現在校園,跟她成了很大的反比。
「是ㄚ,在家沒事做,就來學校啦!」
「今晚要不要跟我去party?有帥哥喔!」

Cici總是想把我拉出去玩,她嫌我老是窩在家會出病,我笑了笑,說道:

「你知道我不會跟你去的,就算去也是沉默坐在那兒,我不想掃你興。」
Cici是個大而化之的女生,也沒什麼不開心,繼續跟我嘻嘻哈哈。雖然她算我最好的女朋友,可是我卻從未跟他提起Midnight的事,我想
Midnight是我心中最隱密的朋友,也最重視的男子吧!

今天頭重腳輕,我想我是病了,回到家後趕緊吃了顆藥,想先在床上躺一下,等會在上線跟Midnight聊天,迷迷糊糊的我就睡著了

雖然我睡著了,感覺上意智卻很清楚,我感覺到一個男人穿門而入我房內 ,我想坐起,可是卻怎麼都起不來。我眼睛沒睜開,可是我明白的看到一切事情,我想
我真的在做夢吧!男人穿著藍色睡衣,長的白淨,卻沒有血色,他的眼光柔順有神,我想任何女人都會為他而吸引,他在我床沿停下,伸出手撫摸著我的頭髮
他接著輕撫我的面頰,說道:「真是不會照顧自己。」
接著我面前一片黑暗
……我趕緊張開眼睛,醒了過來,轉身看看身旁的時鐘正指著“12 : 10”……
我跳下床,趕緊讓自己接上網路,心理疑惑的想著,夢中人是真是幻?
電腦接上線後,我的腦袋還是掛念著剛剛做的夢,面對著螢幕茫茫的想著那似幻還真的男人,如果那只是個夢,為什麼我還清稀的記得他的長相?
這時電腦螢幕起了變化,一個message出現在畫面上:
「妳真不會好好照顧自己!」
頓時我整個身體僵硬,同樣的話
他 type出跟那男人說的話一樣,而 message的 sender正是那我每個午夜交談的“鬼”……Midnight……
忘了該如何反應,我只能愣在桌前盯著那行字看,雖然我一直努力說服自己 Midnight是跟我一樣活生生的人,可是今晚發生的事,讓我這些日子努力築起的理由完全瓦解。
「唉~~自己一個人住要注重營養的。」他也不在乎我沒有回他話,繼續打下這行話。
「你現在在那裡?你在我的屋裡,是不是?」打下這段連我自己都不感相信的 message,我想,這時的我無法再騙自己了

「妳希望聽到什麼答案?」
「我要聽真話。」
「現在的妳穿著一套淡紫色的睡衣,左下角邊有個口袋,口袋上有個可愛的蝴蝶結,桌前放置著妳最喜歡用來喝咖啡的杯子,可是裡頭沒有咖啡,因為妳才剛醒來,還來不急煮咖啡,可是我勸妳今天最好別喝咖啡,因為妳病了

他一次打出了所有的描述,我的心臟卻覺得有停止的感覺,我二話不說,連網路都還沒有下線就匆促的關了電腦電源,飛也似的跳回床上被窩裡

他就在我身旁,他一定還在我身旁,不然他不會知道我的穿著,不然他不會那麼熟悉我的習慣

也許,他一直由剛才就看著我做這一串愚蠢的行為
……不知道在被窩裡發抖了多久,想到他也許還看著我就讓我全身顫抖……漸漸的,我又睡著了,我想是感冒藥的藥力還在吧!
濛濛中,我再次看到他,他坐在床角,憐惜的看著我,接著景象越來越糢糊,我沉沉的睡了


再次醒來後,我覺得全身發燙,我想我發燒了,我連坐起來都覺得虛弱,勉強自己走到廁所清洗自己,看到鏡中的自己好憔悴,昨夜發生的事再次回到腦中,我想白天他應該不會出現吧!鬼魂聽說都很怕光不是嗎?
胡亂的吞了些東西吃,準備煮咖啡喝,忽然想起他昨夜說的「最好不要喝咖啡,妳現在病了

我停止了手邊的工作,開始回想昨夜我看到的那個男子面貌,如果他不是鬼,他倒是個討人喜歡的男人

呸呸呸~~趕快停止這可怕的想法,難到自己愛上個鬼嗎?
「愛個鬼?」這是自己第一次對他用“愛”來形容

難道
我在不知不覺中早就愛上他了?而不只是個聽眾?還是我根本是為他那深邃的眼光所吸引?
愛上個鬼?多麼荒謬的情況,我開始回想他告訴我的故事,Midnight跟Amy的故事,就目前為止,他只說到他跟Amy發生隔閤,Amy對他日漸冷淡,我開始發生疑問,Amy為何會拒絕如此俊秀又深情的男子?我有太多問題想問他,我開始迫切的想知道為何他選擇自殺,想問他跟Amy到底出了什麼事,也想知道為何他如此恨網路,恨女人卻還留戀上網跟我說話,黑夜慢慢來臨
……而我的心情卻越夜越緊張,明明證實他是個鬼魂,但現在的我決定跟他打交道……


11 : 50,我端正的坐在書桌前,準備連接上網

開亮屋子所有的燈,再怎麼大膽,我也不敢再跟鬼打交道時待在個烏漆漆的屋子中。往門口看去,雖然知道再怎麼專心,我也不可能見到他進來,可是卻忍不住的一再向門口望著,彷彿他會隨時走入我的屋內。我要讓他知道我是在等
他,我準備好跟他繼續做朋友

12 : 01,房子裡靜的只聽到牆上的鐘發出滴答聲。他今天會來嗎?會不會自己昨天的反應讓他失望?
「妳怕我?妳開亮了燈。」
 他來了,我心埵n開心,我有著一堆的問題要問他

「是吧!我想我有些怕你。」我決定用說的,我沒有回他 message,而是在這“應該”只有自己的房子內用顫抖的聲音說出話,只為了再次確定他就在我身邊,愚蠢吧?可是我還是存著一絲希望,是有人戲弄我。
「妳之前不是那麼怕我的
妳讓我有些失望。」
「當時我當你開玩笑,我怎麼知道你真是鬼。」我委屈的說著,音調中有些撒驕。
「現在妳知道了,妳還會繼續跟我說話嗎?」
「嗯
當然,我有好多事想問你。」深呼吸,我在腦中整理著要問他的問題。第一個出現的問題就是有關Amy
「你還是很愛Amy嗎?」我需要知道這答案,我不希望知道自己是個一廂情願的傻瓜,而他不過是無聊找個伴聊天

滴答,滴答,屋內一時又恢復沉默,螢幕上也沒有他的回話,我想他也沒預料到我這忽發的問題吧!
「我對她的感覺早在我生前就由愛轉恨了。」
我心中稍微安心,最少我知道他心中Amy不是女主人,「告訴我你跟Amy完整的故事,我想聽。」
「她是個魔鬼
……」「當我癡迷的愛上她時,她根本在另一個男人懷抱中。」「跟我在線上調情不過是她消磨時間的樂趣。」「她根本把我當個玩具,左右我的感覺。」
我無語,看這他一段接一段的 message,我忽然覺得有些心痛

「你怎麼發現這一切的?」
「她住在舊金山
」「在我愛她快發狂的時候,我逼她跟我見面」「我告訴她我會去見她,用任何方式我都要見到她」「奇蹟的是她也答應我了。」「見面的當天我好緊張,還不時的看自己是否穿的整齊。」「等見到她本人時,我一眼就認出她,她跟照片上一樣美艷不!還要美……

一直靜靜的看著 Midnight打在螢幕上的字句,也許他根本不像我們一樣雙手打字,字幕出現的速度相當快。
「我覺得妳看起來還是很不舒服
去睡覺好嗎?」
「不!我還有一堆問題必須知道,我不要休息!」我任性的喊著,我滿腔的好奇,怎肯這樣就罷手。
「妳感覺得到嗎?現在的我正撫摸著妳的手
」他忽然打上這句 message
我馬上低頭往雙手看去,我感覺不到
……可是我卻可以想像一雙男性的手正握著我。
「我擔心妳,我覺得妳今天看起來氣色更差
……妳想知道的事我一定會告訴妳,妳說,我哪晚沒來?」
雖然是字幕,我卻可以由這句話感受到他的憐愛。我不再那麼強硬,他說的對,來日方長。
「告訴我一件事,告訴我後我一定休息。」我鼓起勇氣,向他發出我一直想了好久的問題。
「為什麼找上我?你對我是怎麼樣的一種感情?」
「我看了妳好久
……」「早在主動跟妳聊天前就常來妳屋裡看妳……
原來
我一直以來都不知道我屋裡來了個鬼魂,而自己日常生活百態不都讓他知道了……想到這,我不由的臉頰發燙……
「哈哈
我知道妳在想什麼,放心,我沒有那麼下流。」他似乎發覺到我的反應,我想現在的我臉一定很紅。
「這種行為是很不道德的!你不知道嗎?」想轉移思考的方向,我輕罵他的行為。
「對我們靈魂來說
……過的都是這樣的生活,道德的約束起不了作用。」「可是自從跟妳說話以來,我只是固定時間來,不再看妳隱私。」
「白天時段,你都在做什麼?」
「白天?我必須待在我軀體所在的四方屋裡,沒辦法像半夜般出來遊走。」我眼睛為之一亮,軀體?四方屋裡?
「等等
……沒人把你下葬嗎?」
「我的軀體還在醫院
我想因為還在昏迷中,所以他們還不放棄吧?」
他還活著?原來一直以來他都還活著,只不過他的靈魂出竅,也許他的情況就像植物人一樣,躺在醫院的是個沒有靈魂的軀殼。
「你為什麼不回去?你真的那麼恨當人嗎?」我不由的激動起來,想到他還有機會做人,想到我還是有可能讓他真實的擁抱我,我的心情無可言喻的跟著跳動快速。
「可是
回去後我就見不到妳了」「我擔心對妳的記憶都會消失
看到這段話,我心頭又是窩心,又是心疼,原來我在他心中早佔了一席之地,他為了我,也有著不少苦惱

知道自己並不是一廂情願,而他也同樣掛念著我,我覺得眼眶中有著淚水,正不受控制的流了下來,我知道他看的到我現在的表情,可是我卻無法再隱藏自己的心情

「不哭!不哭!我是不是說錯什麼? ( 正試著想擦去妳的淚水 )」
看到這段話,我不由得發出笑聲,現在的我是個笑著流淚的娃娃,正在被一個鬼魂安慰,而心中有的是滿滿的甜蜜歡愉。想像著他可能正手忙腳亂的想拭去我面頰上的淚珠。
「我要你抱著我,不是現在,我要你用真實的身子抱著我
」我堅定的告訴了他我的要求。
「妳要我回到我軀體裡?」
「對!」
「妳不怕我對妳的一切記憶都消失嗎?」
我不由的有些擔心
他會忘了我嗎?「這會發生嗎?你會忘了我嗎?」
「不知道,看個人毅力,有的人會
有的人不會。」
我沉默的想了一會,這是個賭注。可是我真的不想因為自己而讓他一直當個孤魂,而且就算他不回去,我倆也沒有將來。最重要的是,我好想抱抱他,親親他

「回去
我信你不會忘了我!我要你真實的走到我面前說你跟Amy之間的故事。」說這些話時,我閉著雙眼,也許我想試著感覺到他,也許是因為我剛為自己的決定感到擔心,但又不願讓自己反悔,沉默良久,他是否也在跟內心掙扎?我這樣的要求是否太過任性?
「我聽妳的。」「我回去我的身體裡,妳要等我嗎?」
「當然會!一輩子我都等,就算你忘了我,我也等你有天想起我!」我堅定的說著,但心裡卻無比痛苦,眼淚又不受控的滴了下來,想到有百分之五十的機會他會就此失蹤,我心頭就陣陣刺痛。
( 正輕吻著妳的臉蛋 )答應我要好好的照顧妳自己。」「我走了我會再來找妳……等我。」
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,screen上不再出現 message,他走了,回到他那遺忘已久的人類軀殼內,只為了再世跟我續情緣
……
我呆滯的坐在椅子上,眼淚彷彿似流水般流出,停不下來,我告訴自己要牢牢記得他出現在我夢中的長相,隨時他都有可能會出現,到時我一定要用最美的微笑迎接他


開始試著在人來人往的鬧區中尋覓他,也許看到我他就會記起我們的愛情?我還是每個午夜十二點整上線,為的是給自己留一個夢,想著也許他會再次給我個 message

「妳瘦了很多耶!」Cici一邊吃著漢堡一邊專心的打量著我。
「是嗎?可能是因為半年前那場大病吧!」
「說的也是,沒想到個小感冒,引發性那麼可怕。」
其實在 Midnight走後沒幾天我感冒就好了,可是由於他的離去也同時讓自己進入到朝思幕想的籠罩,整個人的氣色還是那麼差,而我也懶的跟Cici解釋,乾脆說我還是病著,她像個單細胞人類,一直就傻傻的相信我

「妳要多吃點,好好補回來ㄚ!」

說著,她把自己那份薯條推到我面前,有時她傻傻的,但我也慶幸有這傻妞陪著我,不然我真找不出時間讓我暫時忘了 Midnight。
和Cici吃完午飯後,我們互相道別,去上不同的課,走在校內兩旁滿是楓樹的小道內,枯紅的楓葉散落道上,意識到秋天來了
而我的 Midnight卻還沒有出現忽然刮起一陣強風,手中的筆記散落一地,緊跟著撿起,沒有這些重要筆記,我midterm將會很難過,忽見一人影跟著幫我撿起紙張,心堹u的是好感激,他收起撿起的筆記,走到還正手忙腳亂的我旁邊,說道:「妳真不會好好照顧自己!」
心頭一震,那聲音低沉而感性,但最重要的不是這點,重要的是他說出 Midnight說過的話
……
我趕緊抬起頭向他望去,真的是他!他比我印象中黑了些,健康了些,但臉孔正是我熟悉的他,而且比夢中的他更
有朝氣且高大,他跟著蹲了下來,靠著我的耳朵說著:
「對不起!花了些時間復健,現在完全康復才趕來看妳。」
我發現自己真的像個淚娃娃,這時淚水又在眼眶打轉,他把我攙扶起來,用他的手輕撫著我的臉,笑著說道:

「跟我想像的一樣,妳的臉摸起來好舒服喔!」「讓我重新跟妳介紹自己吧!」
他伸出他的手在我面前:「Hi,我叫 James!」
看著他的手,我伸出自己的小手握著,說道:「你好,我叫欣欣!」
他笑了,笑的模樣像個天真的小男孩。

「欣欣,你願意做我女朋友嗎?」
我點了點頭,決定跟這個“陌生”男子交往,在那鋪滿紅黃枯楓葉的小道上,他來到我面前,我倆第一次正式相遇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