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可以和你做朋友嗎

 

「曉雯,我們走了,麻煩妳看家喔!我們會早一點回來陪妳的,再見!」

「再見…」

曉雯望著室友們一個一個跟男朋友約會去了,自己卻孤單單地留在宿舍裡沒有人作陪,不由得心情沈重起來。 雖然曉雯相貌平凡,但梳理整齊後,少女清純的味道依然充滿全身。只是她內向了點,又有點自卑,愛參加社團的活動, 因此結交異性的機會就少了。

 

「看來今天又得在電腦教室窩一天了」曉雯是個電腦迷,她甚至認為電腦比人類忠誠度高多了。

這是週日的清晨,學校的電腦教室燈光明亮,但人數卻寥寥無幾。她坐在電腦面,習慣性地進入BBS去 瀏覽別人轉貼的文章由於受到朋友的冷落,曉雯不禁自怨自艾地說: 「既然我這麼不受歡迎,以後就不要跟人交往,乾脆嫁給電腦算了,免得還要為感情傷透腦筋。」說著說著,頭趴在電腦螢幕前,眼淚潸潸地 流了下來。

這時,整個電腦室的燈光像斷電一般,忽然黯淡下來。

曉雯聳一聳肩,面露無奈的樣子:「怎麼這麼巧,才剛要使用電腦說…」

但室內又恢復了原來的亮只見螢幕上閃著一行字:「我可以跟妳做朋友嗎?」

曉雯有點受寵若驚,她很少遇到這麼主動的人,遲疑了一下,用鍵盤輸入文字,螢幕上顯示出答應的字串:「好啊!」

於是兩人開始聊了起來。他告訴曉雯他的名字代號叫CPU,這是英文名的縮寫。曉雯不疑有他,從英文名字C的發音上,她猜測CPU可能是姓張或姓陳吧!

 

CPU是個蠻健談的人,不論什麼話題,都可以旁徵博引,就好像連接著無數資訊網路般,隨時可以找到最新的話題、最新的資訊,甚至連曉雯的八卦私事都逃不過他的眼睛。

曉雯有點受驚:「你怎麼知道這麼多事情?」

「其實我已經注意妳很久了…」CPU說。

「你認識我?我們見過面嗎?」曉雯疑惑地問。

「見過。只是我很不起眼,妳從來不曾注意過我…」

曉雯想起自己在團體中也是被人忽視的角色,不禁莞爾,產生惺惺相惜的同情:「我們會成為好朋友的,相信我!」

那一天,曉雯和CPU在網路上聊天 聊到晚上十點,若不是電腦教室關閉時間已到,也許他們會通宵達旦地聊下去

最後在依依不捨中,兩人決定明天再繼續上網聊天。

 

第二天,曉雯由於矜持,也為了安穩情緒,故意不去電腦教室,只在宿舍裡用另一個化名進入BBS,想知道CPU到底有沒有上線沒想到才剛進入電腦,登錄完密碼,螢幕上瞬間就跳出一行字: 「我等妳好久了。」

曉雯嚇了一跳,CPU竟然認出了在網路中化名的她。

「我用了另外一個名字,你怎麼會認出來?」曉雯問。

「別忘了,我是電腦高手,透過網路我可以知道任何一件事!」CPU說。

曉雯這下子對CPU是甘拜下風,五體投地了。CPU對所有的事似乎都胸有成竹,他的博學和能力,很快就征服了曉雯這個懷春少女的心。他們開始熱切地交往, 只要曉雯有空,便會上網路去和CPU聊天,整天整夜,互訴自己的關心和思念。他們從不見面!

 

曉雯感情愈陷愈深,已無法滿足網路上單純的對談。她想要看見對方、想要觸摸對方。

CPU,你為什 麼不願跟我見面呢?」有次曉雯在網路上埋怨地問。

「人們總是因誤會而結合,因瞭解而分開。所以還是不要見面的好,免得破壞了彼此的印象。以前我有位像妳這樣的朋友,也是因為見面後無法接受才分開的CPU這樣說。

「我不會以貌取人的。聽著,如果你再避不見面,表示你對這份感情缺乏誠意,咱們從今天起就絕交,再也不要在電腦上交談了!」曉雯下了最後通帖。

螢幕上遲疑了很久,終於出現幾行字:「好,今天晚上七點在新光三越大樓前的電視牆前見面,希望我不會讓妳失望

「不會的!!」曉雯斬釘截鐵地保證。

 

曉雯回宿舍後,就趕緊梳洗打理,換上自己最喜愛的一套洋裝,在袺隢e不斷地打扮自己。 她想著:就是今天!終於要見面了我希望帶給他最好的印象和最美的回憶

 

晚上七點零五分,曉雯在新光三越大樓的電視牆前徘徊,她望著腕上的手錶暗暗心急:時間已經到了,難道CPU爽約嗎?

這時大樓前的電視牆上出現一個俊挺男子的影像,有點靦腆,眼光一直注視著曉雯的背影。

「曉雯,我是CPU,我來了。」

曉雯喜出望外地轉身,但沒看到任何人。

CPU,你在哪裡?別嚇我! 」曉雯有點緊張。

「我在這裡在電視牆裡。」

曉雯轉身,抬頭看見電視牆裡有個男子對他說話:「我就是CPU,是電腦裡的運算中樞,在電訊的通道裡,我是無所不在的

曉雯的臉由疑惑轉為驚恐,她大喊著:「不,怎麼會這樣?」隨即拔腿往台北車站方向狂奔…

電視牆裡的男子CPU面露痛苦地呼喚: 「曉雯,不要走

曉雯發了狂似地奔跑,跑到天橋上面,看見大樓霓虹燈組成的廣告字幕,都一致地出現幾個閃爍的字:「曉雯,不要離開我

曉雯更害怕了,衝下天橋,準備越過青島東路的車道。這時人行穿越道的語音系統,竟然也傳出CPU的聲音:「曉雯,不要怕,不要離開我!!」

曉雯聽到這聲音已完全失去理性,不顧道路上車子正飛馳而來,就拼命地往前衝

路人看見這危險的狀況,不禁發出了驚叫說時遲那時快,曉雯被一輛黃 色計程車筆直地撞飛開來,在路上滾了幾圈後,就不再動彈了路人、司機都圍攏過來,救護車也很快地到達。醫護人員伸手在曉雯的脖子上把脈,確定已死亡後,在她身上蓋上了長長的白布。 此時大台北街頭忽然停電了,四周黯黑無光,只剩新光三越前的電視牆還亮著:螢幕裡有一個男子悲痛地抱著頭,兩肩抖動地哭泣得很傷心很傷心

 

到了隔年,曉雯的妹妹也考上了同一所學校。妹妹一樣是個害羞內向的人,她對電腦很有興趣,於是決定到學校的電腦教室參觀。她打開電腦的電源,才剛登錄BBS系統,忽然有人用網路CALL她,螢幕上出現了一行字: 「我可以跟妳做朋友嗎?妳很像我以前認識的一個朋友耶!」

妹妹害羞地在螢幕上輸入幾個字,她說:「可以呀!!」

螢幕上回應:「我的名字是CPU,希望我們能成為最好的朋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