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0接魂公車

午夜12點,老王在鬧鐘聲響中醒了過來…用手揉了揉眼睛,抬頭看了一眼掛在260總站牆上的時鐘…

辦公室裡的同事早就走光了。

今天,這班「加班」公車是第一次輪到他值班。

他心想,「再過二十分鐘就出發吧!」起身洗了把臉、活動活動筋骨之後;

在瀰漫著山間霧氣的夜色裡,老王獨自一人爬上駕駛座、開始發動引擎暖車…。

謹記著前輩的「諄諄教誨」,老王只開了車廂內的小燈,從後視鏡向後望去,車內是黑壓壓的一片;

車前的「260」標示燈,則保持著關閉。

從路上遠遠看去,只見一台孤零零的公車,從蜿蜒曲折的陽明山總站轉了彎出來,

一路緩緩行駛而下,偶爾與幾輛行色匆匆的小客車擦身而過,擾起一絲絲的煙塵。

說也是奇怪…在這麼深夜的山路上,到底還會有誰在路旁等公車呢?

!其實,應該大家都聽說過,這段山路雖風光明媚,但沿路的蜿蜒曲折,卻也讓許多人不幸命喪於此;

為了讓「芸芸眾生」都能順利地上山、下山,公車處特別在末班車之後,

十分「貼心」地再加開一班「專用公車」,而乘客究竟是誰…就可想而知了。

這次是老王第一次輪值「接魂公車」,雖然心裡多少怪怪的,但仔細想想,

這也是算是積積陰德吧…這麼一想,內心便逐漸鎮定。

其實,除了車廂內的燈光特別昏暗、車前的標示燈不必打開外,

開起車來其實跟往常沒啥大差異;甚至因為是深夜,所以還免除了塞車之苦呢。

不過,這一路上從山上到山下的傳聞倒是挺多;畢竟,在這兒出了事、意外橫死,

本來就不是件好事,也難怪會讓人覺得這一路上陰氣森森,瀰漫著一股愁雲慘霧的氣氛…。

駕駛這班公車有個不成文規定:「這一路上,不管司機看到什麼,都得停車、開門,讓對方上車,

再繼續前進;而且,沒事千萬別開口。」聽說,以前就曾有個司機因為「過站不停」,

惹到了怨氣重的「兄弟」,結果,開著開著,抬頭瞄了一眼後視鏡時,竟發現不知在什麼時候,

在一片黑壓壓的後座裡,居然坐滿了「乘客」!

他越想越怕,不由得把油門踩得更急,只想趕快脫離這個「鬼」地方…沒想到,

這時候竟然有人拉了下車鈴!清楚而刺耳的鈴聲,在午夜時分顯得更加淒怨;

已經被嚇得屁滾尿流的司機,終於在滿身冷汗中慌亂地踩下煞車…。

直到隔天,在仰德大道的山谷裡找到了一輛失事的公車,而車上只剩下一名死亡多時的司機…。

想到這兒,老王又想起,據說有個前輩也曾經遇到過這樣的情況…

那次是一個年輕女孩在文化大學前一站揮手攔車…有前車之鑑的傳說,前輩司機看到女孩招手,

就趕快放慢車速,把車停了下來。

只見那女孩低著頭從後門上了車,坐在倒數第二排雙人座的靠窗位置。

詭異的是,那女孩竟然頭戴著一頂安全帽!?上了車也不脫下來,那位前輩司機既不敢、

也沒辦法看清楚這乘客的「真實身份」。

他心想,不論是人是鬼,反正,我的職責就是把大家都送下山去就對了。這麼想著想著,

突然前方一個轉彎,一道車燈直衝而來,「糟糕…」在他車頭大燈的照射下,

他清楚看見了…對方是個騎著NSR重型機車的年輕人,但這始料未及的情況,

教那前輩根本來不及閃躲,只能用盡全力把煞車狠狠地完全踩到底!拖著尖銳的煞車聲,

最後還是發出了那致命的「碰!」…以及挾伴著來的各種混亂聲響…。

待他恢復神智,才發現自己也因為突然煞車而狠很撞上了前方的擋風玻璃,

不過除了前額有些皮肉傷之外,所幸並無大礙。在極度忐忑不安之下,他趕緊下車去看看狀況,

沒想到……

「這怎麼可能?!」剛剛路上的那個年輕人和重型機車,竟然徹徹底底地「消失」了!

在仰德大道的重重樹影和路燈下,只有他自己一人在車燈前呆站著,回想剛的一切…好吧,

就算是他自己昏迷了太久了,「這路面上也不可能完全沒有任何玻璃碎片或痕跡啊!」

再說,以撞上的速度和聲音來判斷,這年輕人恐怕非死即傷,絕對不可能立刻從這裡離開的呀!

…這…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?他低頭望望自己的影子,再抬頭瞧瞧昏暗的車裡,赫然發現,

那個差點被他忘記了的唯一乘客,也就是剛剛上車的女孩,在這個候緩緩地下了車…。

女孩依舊戴著安全帽,不發一語地走著,只見那女孩朝著站在車前方的他,

用那一貫的速度持續前進而來…,

而那前輩早已被嚇得動彈不得了,別說用眼睛去看那女孩,他根本只能猛盯著柏油路面,

把所有腦中還記得的咒語、禱文…通通搬出來!

那女孩就這樣從他面前走過去,再緩緩地轉向路邊。只是,在路燈的照映下,

路面上…始終,都只有一個影子…他自己的影子。而那女孩,則隨著夜色,

慢慢地隱沒在路邊黑暗的樹叢裡…。

過了幾天,這位前輩才聽說,就在一個月前,這個彎道曾經發生了一起車禍,

坐在重型機車後座的女孩當場被彈了出來,因為有安全帽的保護,

撐到醫院後才不治死亡;而騎車的男孩,則是因為把安全帽給了後座的女孩,而不幸當場死亡。

「唉∼」老王發出深深的嘆息,一面想著各種各樣的人生百態,一面緩緩地開著車前進。

沿途重重疊疊的樹影,不時掩映著車燈;在若有似無的星光下,

就這樣,260公車彷彿載著微光一般,逐漸地往山下駛去。